热门搜索:

是赤裸裸地换人后遗症

时间:2018-12-13 10:56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是欠操!”
   袁纵手里倒上夏耀“送上门”的润滑液,强行抹到夏耀的密口处。跳蛋在敏感的穴口四周按摩蹂蹦,逼到夏耀挣扎求饶,欲罢不能之时,再一举推送进去。
   尽管倒了很多润滑油,袁纵还是感觉到了强大的阻力,那种紧紧包裹夹制的感觉好像已经传递到了袁纵的巨物上,光是想想就觉得血脉喷张。
   “疼……拿出去……”
   夏耀呻吟和痛呼交替上演。
   袁纵心里本来就有火,根本由不得夏耀,直接调了高档。
   一瞬间,痛、酸、麻、胀……”各种陌生的感觉袭她……袁纵的手指还在往里推送,突然到了某个“临界点” ,快感瞬间激增,如奔腾的巨浪翻涌而至。夏耀猛的揪住床单,带着哭腔的浪叫声跌破喉咙,跟着臀尖的颤抖愈演愈烈。
   “啊啊……受不了了……”
   袁纵突然将夏耀翻了个身,趴在床上,整个人压了上去。两只手死死按住夏耀的手臂,敛着狂暴的气焰说:“既然你嫌我伺候不够,那咱就换真家伙。
   夏耀眼睛差点儿瞪出血来,扭着脖子拼命反抗和求饶。
   “不行……袁纵……啊啊……”
   袁纵的“枪”刚一扎上,夏耀就疼得脸色发青,身体疼是次要的,重要的是心疼。他完全没有把自个儿交待出去的心理准备。袁纵就趴在夏耀身上,可以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夏耀那种极度畏寒的心态。
   袁纵的身体往上耸了耸,强制夏耀的双腿闭合,开始在夏耀的臀缝和腿柜处菗餸和撞击。起初还是缓慢试探性的,某一刻突然狂暴而起,火力全开,像一头威猛的狮子在夏耀的柔嫩部位发狠地肆虐惩治。
   夏耀被摩擦得腿根起火,撞击得臀部狂麻。
   说袁纵的腰力能撞死一头牛真的不假,袁纵还未真正进入,仅仅是个演习就已经把夏耀折腾到了濒死的状态。
   夏耀的腰简直像被斩断了,更要命的不是劲大,而是频率的生猛。一波接一波,夏耀连喘口气的工夫都没有。总以为袁纵要歇口气的时候,他竟然又加快了速度。
   偏偏跳蛋还在夏耀体内,袁纵这么一撞,夏耀不光是屁股蛋儿麻,里面也跟着麻。夏耀的眼泪都被逼出来了,求饶的声音带着沙哑的哭腔。
   这一刻真正明白了什么叫特种兵,什么叫真汉子。
   “啊啊啊……救命啊……”
   袁纵一阵惊涛骇浪般的挺动后,猛的将巨物拨出,一股滚烫的热流喷洒在夏耀的臀瓣上。
   随后,袁纵喘了口粗气,给夏耀擦干净,又拔出他体内的跳蛋。将夏耀的身体翻转过来,才发现他早就射了,裤裆卞面的床单湿了一大片。
   夏耀讷讷地愣了半天,就冒出一个字。
   “疼……”
   袁纵将夏耀的两条腿分开,发现腿根处红肿了一大片,心里被揪扯得不是滋味。
   “你特么是不是牲口啊?”夏耀猛的在袁纵胸口砸了一拳。
   袁纵的语气里依旧带着算账的意味,“我要是牲口,今儿就把你办了。”
   夏耀这会儿豁出去了,把充气娃娃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和袁纵坦白澄清。并拿出亲手送到夏任重车上的照片作为证据,唯恐袁纵不信服。
   袁纵看了之后,面色凝重,好半天才开口。
   “为什么现在才说?”
   夏耀冷着脸不说话。
   袁纵把夏耀的脸扳过来直对着自个儿,问:“你是存心想让我愧疚和心疼么?”
   “是。”
   袁纵大手抚在夏耀红肿的腿根处,心里一抽一抽的。
   “下午训练的时候他们一个个那么摔你,疼不疼?”
   夏耀往袁纵的伤口上搬盐,“没你弄的疼。”
   袁纵硬朗的眉骨间浮现一丝遮掩不住的痛楚,手伸到夏耀的屁股上轻轻揉攥着,懊恼的模样深得夏大少的欢心。
   夏耀捅了袁纵一下,“你要是心里过意不去,你就让我操一次呗。”
   袁纵斜了夏耀一眼,说梦话呢?
   夏耀扬唇一乐,“来吧,害什么臊啊?”
   袁纵扼住夏耀闹腾的手臂,沉声说:“别闹,跟你说件正事。”
   “什么?”
   袁纵淡淡说道:“我要回老家过年。”
   夏耀问:“什么时候走?”
   “这批学员的结业考试之后。”
   夏耀掐指一算,不到两个礼拜的时间了。
   “那你在老家待多久?”
   “一个月吧。”
   夏耀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,有时候,一个时间段对于感情浓烈期的两个人而言,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。
   袁纵感觉到了夏耀情绪的波动,无奈地解释一句。
   “我已经三年没回去了,家里的亲戚惦记着,也该给父母上上坟了。”
   夏耀一派轻松的口吻,“你跟我说这些干嘛?回去就回去呗,谁过年不碍回家啊!”
   袁纵将夏耀圈在怀里,半天都没说话。
 
   89胳膊肘往外拐。 vip (3148字)
 
   一个星期的时间飞速流转,夏耀领到了工资和年终奖,第一件事就是去超市扫荡,买了很多零食和特产。这次特意看了包装说明,凡是无营养的垃圾食品全不要,买的都是健康实惠的好东西。,
   夏耀本来是给袁纵预备的,结果一看距离他走还有几天,就放在办公室存放着。
   结果,夏耀执行完任务回来突然觉得嘴里没味儿,想吃点儿什么调剂调剂。目光投向那三太包吃的,暗想吃一袋应该不碍事吧?于是在包里挑挑拣持,终于掏到一样他爱吃的,美不滋的拿了出来。
   晚上,夏耀加班,感觉有点儿饿了,懒得下去排队买饭,又不想吃外卖。
   怎么办?
   好吧……又把爪子伸向那三大包好吃的,摸啊摸啊,终于摸到一样东西。拿出来一看,袁纵不一定爱吃啊!那算了,我替他减轻一下负担吧。
   第二天嘴又馋了,只好又从里面拿,选了一样双份的,吃了六份不过瘾,把另一份也给吃了。早饭直接用包里的零食解决,午饭前抽出一袋果脯开开胃,午饭后拿出两包山楂消消食,晚饭前依旧没管住嘴……
   夏耀就这么一样一样地偷食,偷了三天之后猛然发现,食物整整少了一大袋!
   不行,我得赶紧送过去……夏耀想,再不送就吃没了。
   袁纵看到夏耀放在桌上的两大包吃的,禁不住一愣。
   “路上吃。”夏耀说。
   袁纵笑了,“坐飞机拢共就那么两个多小时,给我买了这么多?”
   ”你可以带到家里吃啊!你们那不是穷山沟么?想买个东西还得走几里地,小卖铺只有粮油挂面,什么都吃不着。”
   袁纵拽过夏耀的手紧紧攥着,柔情的目光俯视着他。
   “我说的那是小时候的事,现在早就搬了。”
   袁纵都忘了什当时候和夏耀提过小时候那些吃苦挨饿的事,没想到夏耀一直惦记着。嗯到夏耀怕自己吃不到的那种心情,袁纵获得无上荣誉也换不来这份满足感。
   “哦。”
   夏耀略显失望地应了一声,早知道就都吃了!
   “不过你买的这些我倒是真没吃过,我们那也不一定有卖的。”袁纵说。
   “是吧?”夏耀瞬间被治愈,“还有那些,你也一块带回去。”
   袁纵顺着夏耀的目光看过去,整整四大箱子,包得严严实实。外面只有相号,全是特供品。袁纵过去掂量了一下,起码得有二百来斤。
   “你怎么弄上来的?”问夏耀。
   夏耀说:“就是抬上来的啊!”
   “一个人?”
   “对啊,没多沉。”
   袁纵感动之情
   彭泽嘿嘿一笑,被司机塞进私家车,很快就没影了。
   宣大禹走下三级台阶,手朝后晃了一下。
   “来,上来。”
   夏耀直接蹿上了他的后背。
   路上,宣大禹频频扭头看,这是赤裸裸地换人后遗症啊!总担心后背上的人变成了王治水,隔三岔五就要确认一下。
   “你不是每次喝醉酒都咬人不撇嘴么?”宣大禹哼哼道:“你……你咬着我,咬着我心里就踏实了。”
   夏耀果真一口咬了上去,咬住了宣大禹的耳朵。
   宣大禹疼得嗷的一嗓子,“痛快!”
   结果,夏耀只叼了一会儿,突然发现不是自个想咬的那个耳朵,悻悻地将嘴松开了,这是他第一次喝醉酒咬人如此之短促。
   “你怎么撇嘴了?”宣大禹站住,异常紧张地往后看,“你丫是不是变成王治水了?嗯?”
   夏耀抬起头,茫然地看着宣大禹。
   宣大禹大松了一口气,还好,还好,还是我的妖儿。
   怀揣着各种美好的憧憬,捎带着无比邪恶的小心思,宣大禹美了一路。结果,这酒犯后劲了,换人后遗症再次无情地降临到宣大禹的头上。
   他将夏耀摔在床上的那一刻,历史仿佛倒退,当晚的情景重现,宣大禹那张脸迅速从温柔变得狰狞。
   “你特么是谁啊?”
   夏耀一着床就睡着了,我特么管你是谁呢?
   “起来!”宣大禹薅着夏耀的衣领硬是将他拽起,质问:“你怎么跑我背上的?”
   夏耀迷迷糊糊地还了句,”不是你把我背回来的么?”
   无意识地“配合”再次让宣大禹入戏,再次怒嚎道:“我特么竟然累死累活地背了你一道儿!”
   夏耀仿佛王治水附身,不耐烦的说:“我求着你背我了?”
   说完歪在床上,又睡着了。
   历史的,‘重演”让宣大禹怒不可遏的同时也隐隐的兴奋着,这一幕不知道在他梦里出现过多少次,多少次他报仇雪恨,洗刷冤屈。今天,改写历史的机会终于到来了。
   宣大禹一脚踢在夏耀屁股上。
   “贱人!”
   夏耀菊花一痛,猛的将眼睛睁开,如豹子般从床上蹿起。即便醉态仍旧遮掩不住的好身手,一套组合拳,二组腿法连击,将宣大禹掀翻在地,裤裆上连蹬数脚。
   然后,霸气地回到床上接着睡。
   宣大禹怒不可遏地从地上爬起来,这次直接扑到床上,趁着夏耀昏睡未醒之际对着他一阵撕扯揪拽,锤砸抽打,并伴随着凶恶的语言攻击。
   夏耀被吵醒之后气性本来就大,即便知道眼前的人是宣大禹,火一上来也不管不顾。被压缚着四肢不好回击,夏耀就充分发挥他的酒后咬功,差点儿在宣大禹的肩膀上撕下一块肉来,血淋淋的好不生猛。
   “你特么的竟敢咬我。”宣大禹一把掐住夏耀的脖子。
   夏耀憋着气,猛的薅住宣大禹的头发,愣是连根扯断。
   两个人从床上扭打到床下,从屋里撕扯到屋外,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先收手的。夏耀又困又累又烦闷,学么到一处软和的地方就不动弹了。
   宣大禹看到夏耀睡在客厅的沙发上,心里暗道:这回老子绝不让你再拿走一样东西!
   在房间里寻寻觅觅,终于找到一根绑东西的绳子,把夏耀衣服直接扒了,五花大绑。
   夏耀中途骂了几句,但因为宣大禹喝醉了手劲没那么大,绑得松也不耽误他睡觉,就由着他去了。
   宣大禹把夏耀绑起来之后还不放心,就把他拖拽到卧室的床上,再学么一根链子。一头连着绳子,一头锁在床头栏杆上,这下跑不了了。
   夏耀就用这种别扭的姿势一觉睡到大清早。
   醒过来的时候想翻个身,结果翻不了,迷迷糊糊睁开眼,扫到自个儿的,造型”,眼角赫然开裂。
   “我草……”
   宣大禹也醒了,看到夏耀第一眼,懵了。
   俩人对视一眼,都懵了。
   夏耀未着寸缕,赤裸着身体被绑在床乒,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