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

美不滋的去吃早饭了

时间:2018-12-13 10:44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就那么定定地看着他。夏耀那张脸阴嗖嗖的,只顾着闷头打拳,看都不看袁纵一眼。后来大概对袁纵这么杵着心生不满,拳头转了个方向,把沙袋往袁纵身上扫。
   袁
   “说,那货是不是你丫存心安插到大禹身边折腾他的?”
   袁纵瞧夏耀这副委屈样儿,心疼肯定的必然的,但心疼之余也不免酸意顿生,又是宣大禹的事。静默的听夏耀说完,淡淡地开口。
   “我不认识什么王治水。”
   夏耀其实也知道袁纵干不出这种事来,但就是想找茬儿骂他两句。
   袁纵大手抚上夏耀冰凉的脸颊,语气温和,“行了,多大点儿事啊?谁没受过骗?小伙子么,豁达点儿,有账咱等他出来再算。”
   夏耀继续呛呛”‘都特么赖你!要不是你把这么个极品甩到宣大禹背上,能有这么一档子一档子的糟心事么?你说你当初挑人也不挑个靠谱点的,竟然挑了这么个玩意儿。”
   袁纵“……”
   过了一会儿,夏耀气消了大半,心里也觉得挺过意不去,又把话往回说。
   “其实我也不是气他坑我,我是气我自个儿不长记性,你说他都蒙过宣大禹两回了,我怎么就没有一点儿防范意识呢?我这几年的刑警白当了,我特么简直就是个废物!”,
   袁纵大手扣在夏耀后脑勺上,说:“你这不是还小么?”
   “还小?”夏耀一副无法理解的表情,“我都多大岁数了我还小?”
   袁纵又说:“不碍事的,他偷了你多少钱?我给你。”
   “不是钱不钱的事。”夏耀没说,那钱他是打算给袁纵买东西用的。
   袁纵静默了片刻,沉声说道:“先起来,别在地上坐着了,一会儿裤子该湿了。”
   夏耀一动不动。
   “刚才还说自个儿多大岁数了,你看看你现在……”袁纵怒瞪着他,“谁这么大了还坐地炮?”
   说着一把将夏耀拽起来,手掸了掸他屁股上的雪,顺带着在上面甩了一巴掌,“你看看,裤子湿了吧?”
   夏耀突然一把勾住袁纵的脖子,小声在他耳边说:“我给你找个女朋友怎么样?”
   袁纵斜睨了他一眼,目光似刀。
   夏耀心里的憋屈和不满在这一刻通通化为乌有,心中豁然开朗。
   他不知道这样逗过袁纵多少次了,好像每次不顺心,只要和袁纵说了这句话,看到袁纵硬绷着的那张脸心中就有无限快感,再不顺心的事也过去了。
   回去的路上,袁纵突然说:“你有没有想过,也许王治水知道你和宣大禹是一伙的?”
   “不可能。”夏耀语气很肯定,“我压根没提过这事,他怎么会知道?”
   袁纵没再说什么。
   夏耀扫
 
_分节阅读_33
 
了袁纵一眼,说:“你能不能换身衣服?天天穿这一身,你不腻么?”
   “我换了。”袁纵说,“这身衣服我买了三套。”
   “我真服了你了。”夏耀呲牙,“你是有多懒啊?”
   几天后,夏耀心情好一点儿了,又怀揣着一颗强大的心脏去了拘留所。
   “这几天他怎么样?”问狱警,“是不是整天吃香的喝辣的,小日子倍几滋润啊?”
   狱警说:“还那样啊。”
   “还那样?”
   狱警点头,“我从没见他加过餐,他们同监号的一起拼菜他都不参与,也没买过零食,抽烟都是从别人那蹭。”
   夏耀有点儿不可思议,钱都偷走了,不花留着干嘛用?
   “不信你看监控。”狱警说,“这会儿他们正吃午饭呢。”一夏耀把眼神转向屏幕,监房的东南角坐的就是多治水,相比上次见他貌似又瘦了点儿。他一手拿着馒头大口大口啃,一手端着白菜汤喝。吃完自个儿这份还盯着别人那份,人家点了小炒不稀罕吃这个,王治水就直接端过来替他吃。
   没一会儿,两个馒头下肚,两碗菜汤喝得一口不剩。
   夏耀暗暗咋舌,这人是有多财奴啊?
   75真合适。 vip (3351字)
 
   回去的路上,夏耀路过一家又一家的商场,想起袁纵那千年不换的穿衣风格,突然有种想送他一件衣服的冲动。但是手头又没多少钱了,真要交待出去这个月生活费都够呛。
   “你也对他好,你也对他好,你也对他好……。”
   宣大禹的声音又像和尚念经一样的在夏耀耳旁响起。
   夏耀一咬牙,还是把车停靠在了一家商场外面。
   进了商场,左转转右逛逛,凡是能看上的都买不起,凡是买得起的基本都看不上。好不容易相中了一款夹克,感觉挺符合袁纵的气质。嗯象着袁纵穿着这款夹克端枪、骑哈雷的暴帅身影,不由的心痒痒。,
   “这款夹克多少钱?”
   “打完折3699。”
   “这么贵……”夏耀犹豫了。
   他才发了工资没几天,让王治水糊弄走三千多,卡里只剩下四千了。要是再把这件夹克买下来,等于还剩下三百块生活费。
   看了下表,距离上班时间只有不到半个钟头了,再逛也没时间了。
   一咬牙一跺脚,去收银处交钱了。
   晚上,夏耀到训练馆的时候学员都下课了,袁纵办公室的门关着,里面没有一个人。夏耀在袁纵办公室门口徘徊了一阵,心里不由的想:我该怎么给他呢?
   当面给?这是哥们儿赏你的衣服,瞧你天天穿那六身忒特么寒酸!不行,夏耀感觉自个儿在袁纵面前玩不转那股洒脱劲儿:要是直接说给你买的,又喉袁纵多想,好像自个儿真对他有什么想法似的:要不直接给他扔办公室?他要是问起来就说不知道,让他自个儿参透去不……
   夏耀就像第一次和大姑娘表白的俊小伙,居然还心跳加速了一把。
   刚要推门进去,感觉裤子后面被人拽了一下,跟着一个小雪球滚进内裤里,冰得夏耀直蹦哒。扭头怒视了袁纵片刻,把衣服放下,瞬间朝他扑了过去。
   袁纵往夏耀内裤里面塞雪球,夏耀只要往袁纵衣服里面塞手就行了。他刚从外面回来,手还没暖和过来,冷冰冰的正好需要一块“人工暖气片”给他传递热量。
   夏耀发出邪恶的笑声,两只爪子顺着袁纵的下摆伸了进去,和袁纵火热的胸膛零距离接触。
   哇……好暖和,夏耀露出享受的表情。
   这要是换成别人,早就嗷的一声叫唤然后把手拽出来了。袁纵眉毛都没皱一下,胸腌内部还在不断地往外涌出热能,肾上腺素瞬间飙升‘
   夏耀用冰凉的指尖在袁纵胸口左右两点上狠拧了一下。
   袁纵微微眯起眼睛,男人味儿十足的目光脾睨着他。
   幽幽地问:“干嘛呢?”
   夏耀嘿嘿一笑,没说话,又拿出来了,迅速转身进办公室。
   袁纵走在他后面,心中哼道:你就冒坏吧,早晚有一天收拾了你。
   进去之后,袁纵很快发现了夏耀撂在办公桌上的新衣服。
   “这衣服哪的?”
   夏耀神经一紧,说:“那个……我给我叔买的,这样吧,你先替他试试,我叔和你身高、体型差不多。”
   袁纵手一甩就拨上了。
   夏耀在心中打了个响指,yeah!上身效果太棒了!
   袁纵一转身,夏耀脸上的兴奋表情立刻收起,摆出一副忧虑的表情。
   “不行……我叔穿着肯定瘦了,他比你肩膀还宽。你看你穿着肩膀那个地方都紧绷绷的,他更穿不了了。”
   袁纵说:“不紧,正合适。”
   “哦,那就给你吧,这是特价的,人家不给退。”
   袁纵含笑的目光幽幽地朝夏耀投了过去,是么?
   夏耀踮起脚尖,将胳膊搭在袁纵肩膀上,一副存心寒碜他的表情,“下次想要就直接说,还‘正合适”你可真有心眼儿!”
   袁纵活生生被夏耀逗乐了。
   夏耀又被袁纵笑毛了,这是……什么情况?
   袁纵一把将夏耀搂进怀里,在他脸颊和唇边狂亲了数口,男人的那点儿内敛沉稳劲儿全没了,特么的让老子稀罕死你得了。
   “嘿,嘿,你丫别上脸啊!”
   “哎哎……别亲了……差不多得了。”
   “你特么是不是人来疯啊?”
   “……”
   袁纵洗澡前,夏耀从柜子里给他翻出一条可以和夹克搭配着穿的裤子,递给他:“你一会儿就穿这个。”
   过了一会儿,感觉水声停了,夏耀走到门口。
   袁纵将内裤,保暖裤、裤子和羊毛衫一件一件穿好,刚把皮带扣扣上,夏耀就推门进来了,把夹克递给他,“这次再试试。”
   袁纵随口说道:“点儿掐得还挺准。”
   “废话,咱是干什么的?刑警能没有这点儿洞察力?”
   其实夏耀是猫在门口,盯着袁纵一件一件穿上之后才进来的。
   这一晚上可算折腾死夏耀了,他这哪是给袁纵买了件夹克?纯粹是给他买了六盒伟哥。自打进了被窝,袁纵的手和嘴就没从他的身上离开过。玩了三个多钟头,射了两次,夏耀的腰都酸了,袁纵的嘴还含着夏耀的乳尖不放。
   “别舔了成不成?”夏耀手箍着袁纵的头低声哀求。
   袁纵口中的热气一路挥洒到夏耀的耳边,沉声说:“我还想舔你下面。”边说边用大手捏掐夏耀腿根上的软肉。
   夏耀一听这话小腹处就撩起一片火,哪个爷们不向往这个?这会儿腰也不酸了,手臂勾住袁纵的脖子,凑到他耳边说:“我想让你给我跪舔。”
   袁纵瞳孔血红一片,跪舔?我让你跪舔!袁纵惩罚性地将胆大包天的夏曜两条腿抽起,狠狠压在腰身两侧,摆出一个羞耻的姿势,脸直接埋了下去。
   “啊啊啊……别……”
   袁纵舌头在夏耀腿根处一路滑行,夏耀腰身就像过电般痉挛颤抖。当袁纵撩拨到了极限,用嘴包住夏耀的脆弱时,夏耀就像遭到了强电击,两个臀瓣金都颠瑟起来。手指死死薅扯着袁纵的头发,剧烈地扭动挣扎,床单都被屁股上的汗蹭湿了。
   袁纵金着宝贝儿一阵吞吐后,舌头长驱直下,包裹着夏耀的肉蛋,两腮有力地含吮嘬吸,夏耀两腮爆红,不停地用哭腔求饶。
   “嗯……好爽……”
   袁纵的舌头扫过夏耀的会荫部位,突然用手掰开了他的臀缝。
   “我想再往下舔舔。”
   夏耀肌肉一绷,开始玩命挣扎和阻止,脸憋得通红。
   “不行!不行!滚!”
   袁纵重新压到夏耀身上,一边揉弄着下面,一边在他耳边厮磨。
   “为什么不行?”
   夏耀一边按住袁纵的手腕,一边拼命稳住呼吸说:“哪有为什么?那特么的是……是变态……你知道不?”
   袁纵的手指忍不住顺着臀缝往里抠弄,低沉性感的嗓音说:“刚才我都看到了。”
   “看到又怎么样?你特么没长啊?”夏耀爆红着脸掰哧袁纵的手腕。
   袁纵下流的口吻形容他的视觉感受,“特骚。”
   “你滚……啊啊……。”
   夏耀被臊得眼泪都快出来了,感觉袁纵的手捅到了某个敏感的部位,瞬间鲤鱼打挺般翻身而起,一把将袁纵压在身下,开始对他的各种报复和蹂蹦。
   三天之后,是王治水释放的日子,夏耀一大早就过去接了。
   王治水换上了自个儿的衣服,扭脸朝夏耀乐。
   “夏警官,你对我真上心,车接车送的,我都快爱上你了。”
   夏耀冷哼一声,“少给我臭贫,赶紧走。”
   快到门口的时候,夏耀已经扫到宣大禹的车,看到王治水隐隐兴奋的目光,忍不住轻咳一声,“我要跟你说件事,你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   王治水依旧美不滋的,“你说吧。”
   “我和宣大禹是好哥们儿,他是我发小。”
   “我知道。”王治水说。
   夏耀很意外,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   王治水说:“你在公安局审我的时候就提过他,我当时就猜到你俩肯定认识。后来你又主动给我钱,我就知道你俩是朋友。”
   夏耀瞬间噎住。
   走到门口,王治水突然朝夏耀挥了挥手里的钱包,眯着眼睛笑。
   “谢谢你赞助的医药费。”
   夏耀的心情突然有点儿复杂。
   王治水刚说完,就被迎面走来的三个大汉扭扯着押进宣大禹的车里,毫无还手之力。宣大禹叼着一颗烟,先是用狠戾的目光扫了王治水一眼,然后美颠颠地朝夏耀走来。
   “终于让老子逮着他了!”
   夏耀提醒他,“给点儿颜色看看就成了,别动真格的。”
   宣大禹笑得特别狠,“放心吧。”
   76给你介绍个女朋友。 vip (3285字)
 
   周六,袁茹陪一个闺蜜吃晚饭。
   这个闺蜜叫玉霜,老家是浙江的,在北京当模特。长得特别漂亮,有着江南女子的温婉灵秀。长时间遭受袁茹的荼毒,内心又有着女汉子般的粗犷豪放。
   “你为什么突然想给你哥找女朋友了?”王霜问。
   袁茹说:“他一天到晚为我的感情操心忙活,我也该替他着想着想了。”
   “为你的感情忙活?你又让他给你找男朋友了?”
   袁茹摇摇头,闷了一口白酒。
   “还是之前那个,三秒男。”
   王霜一惊,“不是吧?你要毁了自个儿一辈子的幸福?”
   袁茹红着脸说:“你不懂,这不是不治之症,昨天我查了一下,性功能障碍的男性占百分之五十呢。”
   “问题是……三秒钟也太短了!”王霜略显尴尬,“哪怕一分钟也好啊。
   袁茹瞪了她一眼,“你没听说过背神经切断术么?在那地方咔嚓来一刀,这毛病马上就根治了。”
   王霜弱弱的,“这样啊。”
   袁茹撂下筷子,幽幽地叹了口气。
   “关键是我老惦记着他,和谁在一起都不得劲。你知道么?他主动来我哥的保镖公司培训。像他那种官二代,不是想雇几个保镖雇几个么?何况又是刑警,身手本来就很厉害,你说他来这培训什么?”
   王霜特配合地说:“他也惦记着你呗。”
   “而且我哥对他特别好,我从没见他对谁那么好过。那天我看到我哥领着他走,那画面特别感人,好像冥冥中我们就是一家人了,他就认定了这个小舅子!我开始以为夏耀也就坚持几个礼拜,没想到一直坚持到现在,我哥就那么默默地替我守护着他。我深深地触动了,所以做了这个艰难的决定,再给夏熠一次机会,也报答我哥的这份恩情。”
   “你哥真疼你啊。”王霜挺羡慕。
   袁茹难得露出如此认真的表情,“就这么跟你说吧,全中国的男人任你挑,你挑不到一个我
 
_分节阅读_34
 
哥这样的。特种兵出身,够正直够爷们儿,白手起家,够魄力够担当。长相我就不说了,我俩一妈生的,你瞧姐这模样,自个儿掂量掂量就知道了。”
   说着又凑到王霜耳边说:“最重要的一点,那活儿型号首屈一指。什么单指俯卧撑、单臂引体向上都玩似的!肩能抗大鼎,腿能碎铁柱,腰能拉火车……再牛逼的姿势咱都来得了,保准爽疯了你!”
   “你小点儿声。”王霜脸都红了。
   袁茹嘿嘿一笑,“怎么样?”
   王霜边吃边说:“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你哥,确实挺酷,可我也觉得有距离感,这种男人太难驾驭了。”
   “有挑战性才有成就感么!那么多好驾驭的男人追你,你怎么不跟啊?还不是因为太俗么?像我哥这样的”很难对人动心,一旦动心绝不变心。所以我一直和别人说,再漂亮的女人我都不眼红,只有能把我哥追上的才称得上天仙,我绝对奉她为一辈子的女神!”
   王霜被袁茹逗乐了,捏着她的脸说:“瞧你这傻样儿!”
   袁茹拽住王霜的手,“所以你赶紧努力吧!你想想嫁给我哥多好,有车有房父母双亡,还不用受小姑子气。”
   “行,那我试试,他要看不上我我就没撤了。”
   袁茹给王霜夹了一片羊肉,王霜尝过之后点头叫好。
   “这的东北菜味儿真不错。”
   “比我哥做的差远了!”袁茹说,“赶明儿有空带你去我家吃一顿。”
   王霜连忙笑着点头。
   吃过饭,袁茹和王霜约好了,明天带她去见袁纵。
   “你和你哥打好招呼了么?”
   袁茹说:“我给他发一条短信。”
   王霜点点头,怀揣着一颗激动的心回去了。
   第二天,袁纵一大早就起了,先把夏耀散落在床上的衣裤放到暖气片上。然后去刷牙洗脸,准备早饭,等全收拾好,再把夏耀的衣服从暖气片上拿下来,已经烤得暖烘烘的了。
   “起床。”袁纵在夏耀脑门上弹了一下。
   夏耀一点儿动静都没有。
   袁纵看了下表,说:“一会儿清洁员都来打扫训练室了。”
   夏耀困顿又烦躁地翻了一个身。
   袁纵看到夏耀头发睡得像鸟窝一样,心莫名地软了一块,大手在上面胡噜两把,嘲弄的口吻说:“小贱样儿……要是在部队敢这么赖床,屁股都给你抽紫了。”
   夏耀完全不理袁纵。
   袁纵又趴了过去,头凑到夏耀肩窝处,闻着他起床前的最后一丝体香,手伸到夏耀的腿间,沉声调侃道:“快去给你‘水管,放放水,看看都硬成什么样了。”
   夏耀六秒钟没动,两秒钟没动……迟钝了五秒钟,突然翻身而起,一把将袁纵半扑在床上,享受着一大早突袭成功的快感。,
   穿好衣服,洗漱完毕,刚要吃东西,就听袁纵在卧室说:“夏耀你过来。
   夏耀很少听袁纵叫他全名,一般这么叫都没好事。
   “啥事?”夏耀倚在门口看着袁纵。
   袁纵指着夏耀引叠好的被子说:“重新叠。”
   “有那个必要么?”夏耀不耐烦。
   袁纵扬扬下巴,语气冷硬,“你自个儿看看。”
   夏耀往床上六扫,和袁纵那个叠得有棱有角的方块被比起来,他的被子简直就像一坨屎。袁纵在叠被子方面有强迫症,不仅强迫自个儿还强迫别人,不达目的不罢休。
   夏耀饿得不行,懒得和他争论,只好又过去把被子整了整,一边整一边没好气地挤兑袁纵,“怪不得你没女朋友,谁愿意跟你这样的过日子啊?”
   说完突然又想起什么,眯着眼睛朝袁纵露出不怀好意的笑。
   “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怎么样啊?”
   收到袁纵一个冷眼之后,夏耀哼着小调,美不滋的去吃早饭了。
   今天训练,袁纵穿上了夏耀给他买的夹克。
   头一次穿这种颜色这种款式,袁纵像是年轻了好几岁。走在路上气宇轩昂,英姿焕发的,惹来不少打量的目光。
   夏耀就从这些目光里寻找满足感,这可是爷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