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

正巧碰上也要下楼的袁茹

时间:2018-12-13 10:42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宣大禹窝在一家饭馆吃火锅
 
_分节阅读_31
 
,镀金大铜锅里的水咕嘟嘟冒着热气,熏得夏耀脸都红了。一上午都在外面排查险情,终于吃上了一口热乎饭。
   宣大禹用筷子夹着两片鲜切羊肉,在热汤里涮涮,送到夏耀的作料碗里。
   “你吃你的,我自个儿涮。”夏耀说。
   宣大禹无奈的口吻说:“我是看你拿筷子的手总哆嗦。”
   夏耀嘿嘿一笑,“够意思。”
   “我给你的平板玩着还挺爽吧?”宣大禹随口问。
   夏耀顿了片刻,大喇喇的口吻说:“好个屁!上次游戏玩到一半就卡死了。
   “不能吧?”
   怎么不能?夏耀心里冷哼一声,害得某人忙活了一宿。
   想到这,夏耀伸进铜锅里的筷子突然顿了顿,游离的目光扫向宣大禹。
   “你说……要是一个人对你太好怎么办?”
   宣大禹神色一滞,反问:“那还不好?”
   “不是,就是忒好了,好到你都有点儿看不下去那种。而且他的好可能会给你带来一定的心理压力,本来你想克制着自个儿,但因为他的种种作为,让你没法自控。”
   宣大禹质疑的目光投向夏耀,“有女的追你了?”
   “没。”夏耀立刻否定,“就是普通朋友关系。”
   对于这种事,宣大禹也拿不出主意来,他自个儿还糊里糊涂的呢。
   些你怎么不去问彭子?他不是情场高手么?连搞基钓妹子的招儿都想得出来,你这点儿小事在他那算什么?”
   夏耀捞起两个虾丸放到碗里,轻描淡写的语气说:“懒得找他。”
   “怎么了?”
   “他太精。”夏耀说。
   自打上次在俱乐部见了一面,两个人就没再聚过,有时候彭泽约夏耀出来,夏耀都找各种借口避而不见,连电话都很少打。
   宣大禹边吃边想,夏耀每天生活三点一线,除了单位就是家,偶尔去那个保镖公司,也没听说哪个女人对他有意思。这个冬和他是普通朋友关系,对他特别好二而他又不想把这事告诉彭泽,怎么越琢磨越觉得夏耀说的是自个儿呢?
   这么一想,宣大禹开口便问:“你待见他么?”
   “也不能说不待见,反正没有他待见我那么待见他。”
   宣大禹一听夏耀遮遮掩掩的口气,越发觉得他暗示的是自个儿。
   “那你想怎么着?甩了他?绝交?”宣大禹问。
   “不不不。”夏耀很果断地否认,“不至于闹那么僵!就是想让我自个收敛一点儿,别总惦记着这码事。”
   “我知道了。”宣大禹信誓旦旦的。
   夏耀停下筷子看着他,“怎么办?”
   “你也对他好。”
   夏耀懵住了。
   宣大禹继续说:“你只有对他好,还了这份感情债,你俩才能处于同等的地位。你俩有了同等的地位,你就没有心理负担了。没有心理负担,你就可以收放自如,随心所欲地处理这份关系了。”
   像宣大禹这种情商白痴说出来的话,也就只有夏耀这种情商弱智的人才会认真考虑。
   “真的啊?”
   宣大禹点点头。
   夏耀没再说什么,挑起几根粉丝继续吃。
   “对了,我让你帮我盯着王治水,有空就去那边看看,你去过没啊?”宣大禹又问。
   夏耀头也不抬地说:“这几天太忙,没工夫。”
   些嗯,帮我盯紧着点儿,别让他整幺蛾子,到时候再花钱托关系提前出来,我特么去哪逮他?”
 
   那叫一个利索啊!和袁纵的手法有的一拼了!
   夏耀都有点儿怀疑,王治水是不是和袁纵一起出师的?他那天晚上是不是和袁纵商量好的?他是不是袁纵故意安插在宣大禹身边折腾他的?,
   “我草!”狱警说,“这种人你就甭跟他客气,证据确凿,你这钱包里一共有多少钱?”
   夏耀讷讷地说:“钱包加上钱有个几万块吧。”
   “竟然敢在拘留所的值班室偷警察的钱,妈的不想活了!回头我把这段录像给你转出来,够丫判个十年八年的了。”
   宣大禹的话又开始在夏耀的耳旁盘旋,“他要是真被判几年,我啥时候等到他出狱?他要是真被判几年,我啥时候等到他出狱?……”
   夏耀攥住狱警的胳膊,淡淡说道:“这事你甭管,你能帮我传他出来么?我想和他谈谈,几分钟的事。”
   狱警点点头。
   没一会儿,王治水又被狱警传到值班室。
   夏耀一拳将王治水挥到墙角,手扼住他的脖子,怒汹汹地质问:“我钱包呢?”
   “你钱包?”王治水故意装傻,“你钱包找不着了?会不会是丢路上了?刚才咱俩聊天的时候,我就看到你的钱包翘出一个小角。完了,肯定是甩出去了,夏警官,你赶紧去找吧!”说完朝夏耀胸口使劲推了两把。
   夏耀咬牙怒目瞪着他,说:“我不要钱包和钱了,你把卡给我。”
   “我连你钱包都没拿,哪有你的卡啊?”王治水继续装。
   这一刻,夏耀终于能理解宣大禹了。
   这货太牛逼了,不是一般的牛逼,用这种明眼人都能看出的拙计,把宣大禹耍了两次,顺带着把他这个刑警都耍了一次。无凭无据的时候告不了他,现在有凭有据了还是没法告他!不能打不能骂不能刺激,还得好吃好喝招待着”
   夏耀点点头,发自肺腑地说了一句。
   “我给你跪了。”
   说完,猛的甩开王治水,大步朝门外走去。
   看到狱警在外面抽烟,夏耀特别艰难地露出一个笑容。
   “他跟我闹着玩呢,钱包还我了。”
   狱警一脸黑线。
   夏耀又拍拍他的肩膀,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嘱托。
   “帮我好好罩着他。”
   从拘留所大门出来,夏耀那张脸瞬间阴黑透顶。上车之后,手狠狠插向衣兜,将王治水偷摸塞进来的银行卡、会员卡、身份证掏出,猛的一甩,洒得满车厢都是。
   74顺顺毛,不碍事。 vip (3350字)
 
   “哥,我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。”袁茹说。
   袁纵背对着袁茹默然而立,目光直视着窗外。夏耀的车从大门口驶进来,车速较快,到了停车场猛的一脚刹车,车身剧烈摇晃。夏耀从车内走出,敛着一身的狂躁气焰,将车门咣当一声撞上。
   袁茹接着说:“我决定,再给自己一个机会。”
   袁纵看到夏耀迈着急匆匆的大步朝训练馆走来,鞋底擦出一溜火星子。
   “当然,为了答谢哥一直以来坚持不懈的关心和维护,我也决定给哥一个惊喜。”
   袁纵的视线顺着办公室玻璃朝外扫去,夏耀将包恨恨的甩在地上,连衣服都不换,就朝一个沙袋走去。两只手扶稳之后,便开始对着沙袋拳打脚踢,看起来颇有泄愤的嫌疑。
   “哥,你猜猜是什么惊喜?”
   袁纵径直地打开门,直奔着夏耀走去。
   袁茹在后面怒喊,“嘿,你丫听我说话没啊?”
   袁纵走到夏耀身边,也不说话,就那么定定地看着他。夏耀那张脸阴嗖嗖的,只顾着闷头打拳,看都不看袁纵一眼。后来大概对袁纵这么杵着心生不满,拳头转了个方向,把沙袋往袁纵身上扫。
   袁纵用手稳住了沙袋。
   夏耀最后发狠地在沙袋上抡了一拳,一屁股坐在软垫上,呼呼喘着粗气。
   袁纵俯视着夏耀,手指在他脑门儿上弹了一下,问:“过瘾了么?”
   “不过瘾。”夏耀心里还憋屈着呢。
   “走,我带你去靶场过过瘾。”
   袁纵拽着夏耀的手走到楼梯口的时候,正巧碰上也要下楼的袁茹,袁茹盯着他俩牵在一起的手,说:“你们……”
   还没说完袁纵和夏耀就大步流星地走人了。
   袁茹盯着俩人亲密的背影,禁不住露出满足的笑容,啧啧……”看着还真梃像一家人的,看来我这个决定是正确的。
   一场大雪过后,靶场更显得寂静空旷,洁白平整的雪地让人不忍心第一脚踩乒去。几个孤零零的靶子竖在雪地当中,袁纵走过去掸掸上面的雪,将靶纸重新在上面贴好。
   几十米外,夏耀肩扛一杆步枪,一只眼对着瞄准镜,反复调整位置。
   选中第六个靶子,夏耀将他视为王治水的化身,砰砰道……连发十枪。子弹出膛的震撼感让他的手指微微发麻,心中的铁疙瘩在乎弹的冲击下破裂开来。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